Please register 登录
Cross-border dating, Leading business, The sweet love story begins here 返回首页

Fanghai669的个人空间 http://pclub.cc/?63271 [收藏] [复制] [RSS]

日志

1970-1-1 08:00

清洁工
(一)惶恐的环卫
  俗称:“一交秋雨一交凉”。果然,接连几天的濛松秋雨,给上海市民的“十一”黄金周带来了阵阵秋凉。
  今朝潇潇雨歇,我连忙起身晨运,沿着小区边的马路慢跑。
  社区周遭一片静穆,马路上也人车寥寥。只有一两个身着橙色制服的环卫工人在人行道上打扫卫生。
  我缓缓地跑着,一边品味这宜人的秋凉和难得的宁静,似乎这几天“宅居”的窝囊在今天得到了全额补赏,树海读书阁
  “嘟……”
  突然,身后传来一声刺耳的喇叭声,打破了街道的寂静。我扭头一看,原来不远处一部黑色轿车正亮着头灯,开往人行道上,金霏读书阁。他这一声长音喇叭,把一个环卫女工吓得手足无措,连扫把都掉到道旁的台阶下了。
  “侬暟到阿那车灯嗗?”怒骂从一扇徐徐落下的车窗里传来。
  见状,我心里老大地不平。人家一直在那扫地,又没与你抢道,这骂声也忒霸道了吧!思想间,我的脚步也不由自主地移往了那边。此时,车已徐徐开上了人行道,原来他要霸道停车!那清洁女工慌忙退往路旁,一边还不迭声地用普通话道歉,金霏读书阁。我看不清她的面容,只见她制服上的三道反光环,在车灯的照射下,发出惨淡的黄光。
  本想走过去理论几句,可那“小瘪三”已然仓皇离去,那女工也正俯身缓缓地拾起地下的长扫把,孔子读书阁。我走近她,问道:“女师傅,没事吧?”
  “没事,没事”她连忙回应。她操的是带安徽口音的普通话。面容消瘦,肤色黝黑,约莫45­—6光景。
  “没事就好,刚才那家伙也太霸道了些!”
  “哎!干我们这一行的,哪天不受些窝囊气?”她长叹了一口气,依旧不停歇地清扫着。
  可她这一不经意的叹息,却引发了我半晌的沉思:为什么在我们这个号称“劳动人民当家作主”的国度里,环卫——这一高尚的职业却总是被人所蔑视?那些“把肮脏留给自己,把清洁留给大众”的环卫工人却总是遭到不公的待遇?
  思想间,脑海里不由得浮起了一桩桩往事……
  (二)神秘的职业
  那是26年前的夏天。作为英国TC奖学金资助的访问学者,我告别祖国,告别了亲人,只身来到大西洋的岛国——英格兰求学。在伦敦中国大使馆文化处集训了三天后,由英国文化委员会安排在英伦东部的罗里奇市一家语言学校,进行为期四周的英语口语培训。也由英方安排,落宿在市南郊一对老年夫妇家里。
  那是一幢别墅式的双层楼房。是当年工党政府为解决低薪阶层“住房难&rdquo,宁静读书阁;的问题,而大力兴建的社会保障房。楼上楼下面积共约150平米。楼下为客厅、厨房和餐厅。楼上三室一卫。除我和房东老两口外,还住有一个孟加拉国的留学生阿里。
  女房东约莫55—6岁,慈眉善目,个头高挑。她同我们一见如故,嘘寒问暖地,恍惚待自己的亲生子女一般,让人在异国他乡也重获了家庭温暖。我和阿里都不约而同地称她为“Mum(大妈)”。
  男主人的行踪却十分神秘。每天早出晚归,我们还未起床,他已出门。我们下课回来,与Mum用完晚餐,走入自己的房间,始闻楼下的院门开启。所以,我和阿里入住了快一个月,还未见男主人的“庐山真面目&rdquo,树海读书阁.3;,更不知他整天早出晚归为那般?
  是年8月25日——那是英格兰的“银行节(BankHoliday)”(注)。
  这天,Mum特别高兴,她在超市转悠了老半天,买回了很多菜肴和甜品。之后又在厨房里忙乎了好久,为我们备办了一顿很丰盛的节日大餐。
  中午入座的时候,我和阿里照例坐在餐桌两旁,可Mum这回却坐到副主席位(下座)上。
  未过片刻,在餐厅门口,出现了一个伍短身材,脑门颓秃的老头。
  “Hello,华闻读书阁!……’我和阿里不约而同地朝来人打了声招呼,可都为接下来的称谓卡壳了。
  这时,Mum忙起身扬手,将我们介绍给那老头,再转身向我们介绍,来人就是她的丈夫赖爵。临了,她客气地说:“他常年很忙,所以,还来不及和你们见过面呢,爱看读书阁!”
  “Sonicetomeetyou(看见你很高兴)!”闻言后,我们赶忙离座,同老人握手。
  可与妻子的热情洋溢,豪爽健谈相反,老人表情冷漠,铭华读书阁,不苟言笑。几句客套话之后,他向我们作起了自我介绍,他是某公司的老钳工,每天工作都十分繁忙。也为久久未能与我们见面而抱歉。
  他的这番言辞似乎天衣无缝,可我们不住地纳闷,当时英国正面临空前的经济危机。多数工厂停产、大批工人下岗。而且,就我在机械制造行业十几年的经验所知,作为工序末端的钳工,工作量往往是最不饱满的。缘何这位钳工却忙成这般模样?
  此后不几天,阿里突然神秘地告诉我:今早,他忘了带作业,课间返回时,在公交车站附近,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马路上打扫卫生,近前一看,是我们的房东!原来他现在的真正职业是cleaner(清洁工)!
  我这才明白:在英国,清洁工也逃脱不了世俗的偏见。怪不得《新概念英语》中的cleaner阿道夫会不辞辛劳,刻意向自己的新婚妻子隐瞒自己的职业!
  (三)未名的责难
  4周语言培训很快就结束了。告别了Mum和“老钳工”,告别了准黑人朋友阿里,我来到了旅游名城&mdash,修身读书阁;—巴斯,在巴斯大学的液压中心主修计算机仿真技术。校方分配给我的宿舍在该校的东林公寓三零一室。
  宿舍面积约20平米。屋内陈设一般,但对于我这个刚进城的山里人来说,已近乎奢侈了,树海读书阁。一张约1.5米宽的单人床,配有3床毛毯,一套写字台、椅和大衣橱,树海读书阁,外加一部36吋的大屏幕彩电。地上铺的是米黄色纯羊毛地毯。
  一个小小的盥漱室,卫生设施齐全。
  宿舍里略显不足的是,不仅没有晾晒衣被的阳台,就连挂衣服的挂钩也没有。
  这归因于西方学生没有自己洗衣被的概念。衣物脏了,周末丢进校内自助的Laundry,再投入5英镑硬币,一按按钮,洗、干、熨一次搞定。
  可对于我们中国学生而言,这意味着为了贪图一点洗、晒的便当,而付出自己将近一个月的工资收入。这,就算换成当时的国家主席,我看也未必舍得。
  Laundry是消费不起,可衣服总得要换洗,我只好把衣服狠命地扭干,斜挂在窗槛中间的横档上。
  孰不料,当我下课回到宿舍时,迎面碰上一个怒气冲冲的女工,她朝我狠狠地瞪了一眼。
  “IsupposeyouareChineseLi(我想你应该是那个姓李的中国人吧)?”她用极含混的英格兰中部地区的口音说道。
  “Yes,Iam.WhatcanIdoforyou(是的,有事吗)?”我礼貌地应答。
  “Ithinkyouneedtotakemorecaretoourcarpet.It’sall100%woolandmuchmoreexpensivethanyourcloths(我想你应该更爱惜些我们的地毯,华闻读书阁,这是全羊毛的,金门读书阁,比你那衣服贵得多).”
  这话太伤人了,我消化不了,随即冷冷地回言道:“Whyshouldn’tIforthesakeofmyexpensivetuition?(哪能呢?那岂不对不起我那高昂的学费?)
  “What’rethosewetcloths(瞧那些湿衣服)!”
  “No,youarewrongtheyallarelittlebitmoistureonly.(错了,只不过有些潮而已)。”
  “Areyousure(当真),金门读书阁?”
  “Yes,certainly,广济读书阁,oryoumaytry(没错,不信你试试看).
  第一次冷战就这样结束了,树海读书阁
  后来,我设法在屋顶的天台上,找到了一个朝山的偏僻处,拉了根绳子,这才从根本上解决了我衣服的晾晒问题。
  就在我为自己的成就沾沾自喜的当儿,没想到她又有了不高兴的理由。
  这天,我正呆在房里看书,突然有人敲门。
  “Comeinplease,”我头也没抬,但自觉回应得很及时。
  来人轻轻地哼了一声,算是回应。
  她一进门就打开了吸尘器,树海读书阁,那刺耳的噪音,换成别人绝对没法看书。可我天生就的抗干扰的习性,儿时即便在东山大街的喧哗声中,一本小人书照样能让我如醉如痴。
  “Li,IhardlyunderstandwhyshouldyourChinesewashthetoweleveryday(李,我实在不明白,精彩读书阁0,你们中国人干吗每天都要洗毛巾)?”
  &ldquo,精彩读书阁;What(什么)?”我没听明白,放下书本问道。
  她当我听不懂英语,关掉除尘器,减慢语速,一字一顿地又重复了一遍。可最后我还是不明究竟。
  直到其后的一个周末,我才弄清楚她那诧异和责难的真正原因。
  那天,我正在一楼的公共厨房里备饭,突然一个住在底楼的英国学生匆匆跑来了。他一脸的肥皂泡沫,状极狼狈。
  “Sorrytobotheryou!Mytaphadsomethingwrong!(对不起,打扰了,树海读书阁!我房里的水龙头坏了。)”说着,扭开龙头,合起巴掌,“哗哗”地朝脸上抹洗。末了,取下肩上的干毛巾,狠命地擦洗两把,就完成了洗脸的全过程。
  原来英国人的毛巾,只用作揩水的!怪不得那清洁工无法理喻为什么我的毛巾常年是湿的!
  (四)慈善的工友
  不知什么原因,还不待学期的终结,学校的cleaners就开始了大换班,爱看读书阁
  一天,一阵轻柔的敲门声过后,屋外响起了一声礼貌的问侯:“Isthereanybodyin(屋内有人吗)?”话音清晰,是标准的牛津口音。
  “Yes,docomein,please(有,请进).”
  “Sorrytobotheryou!”门开处,走入了一个中年妇女。她身材娇小,皮肤白皙。一头深褐色的卷发,明显地杂有缕缕白丝。但一对淡蓝色的眼球,炯炯有神。一脸份量把握得恰到好处的笑容,给人予不尽的友善和亲情
  进门后,她不是急着打开她的吸尘器,而是同我解释她的职责范围和难处。由于工作量大,不得不把握好八小时内的每一分钟。所以难免给我们带来麻烦。
  “不,孔子读书阁,不,一点都不麻烦!”我连忙接茬,“如果用得着的话,我可以帮帮你。”其实,我心里有数,这不过是一句客套话。当时,我连那吸尘器都不知道是何物,哪能帮得上什么忙呢?
  “No,no,that’ssokindofyou(不,不,你真好心)!”想不到,那么一句空空洞洞的客气话,却换来了人家真情的感动
  也就是这样,树海读书阁,头一次见面,她就用自己的礼貌和谦恭,赢得了我的认同和合作。
  她对工作十分尽责,几乎连每个角落的点滴灰尘都不放过。这样,光我的房间就花去了她将近两个钟点。在一旁,我检点自己平素的习惯,觉得十分过意不去。赶紧翻开皮箱,取出了一只景德镇的薄胎花瓶送给她。
  她接过我的礼物,为花瓶的精美和做工的精湛而久久赞不绝口:&ldquo,树海读书阁;Oh,myGod!It’sreallymarvelous!Isitforme?Areyousure,孔子读书阁?(天啦,天底下果真有这等精品,树海读书阁!这真的是给我的吗?)
  自此以后,仿佛又回到了罗里奇,我再次感受到英国人民的热情和友好。我们之间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
  或许,也就是这个原因,使我在其后的大半生中,对“清洁工”产生了一份特殊的感情。……
  注:“银行节&rdquo,精彩读书阁;是英伦三岛的一个特色节日。每年有春夏两次。夏季“银行节”在每年的八月底。届时,所有银行关闭,进行账务整理。没了资金流通,多数工矿企业也跟着放假歇业。 相关的主题文章: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评论 ( 个评论)

facelist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Please register

Website statistics|Archiver|Mobile|Show darkroom|Playmate Club

GMT+8, 2022-9-26 21:06 , Processed in 0.026906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1, Tencent Cloud.

返回顶部